劇本輕鬆寫 – 小改變 vs 大新奇

自從濫(爛)劇本一一披露後,產生很大的創作壓力與戒慎恐懼,很擔心下一個濫劇本典範是不是就是自己的劇本了。其實寫出一部有創意的劇本並不困難,而且還也許多小撇步可以套用喔!


一個基礎的概念,就是「寫劇本不等同文學創作」。因為純粹的創作是藝術家的工作,那是藝術家無中生有的思想心靈具體化的精粹;而我們要的劇本卻只是「有創意」,有創意的劇本可以從既有的劇情中蛻變而來,只要循著一定的步驟,充分發揮冒險性、挑戰性、好奇心、想像力,去分析、綜合、比較、變通、轉化現有的劇情,就可以讓劇情產生前所未見的新奇效果了。舉個例子來說,用團康舞來搞笑是原創,但是全身脫光光包個成人紙尿褲來跳,那就非常有創意了,保證是「包你爽紙尿褲」。

取得現成的劇情並不困難,我們可以到書局或圖書館,找到短篇小說集或是散文集,挑文字描述具象化一些的作品,架構出主要劇情主軸,以及每個高潮處,然後再從中修改成自己的劇本就可以了。不過,選用別人的文字題材,建議挑選多一些普通名詞,少一些抽象名詞、副詞、形容詞,少一些心情描述句子的那種作品。例如:大家可以參考村上春樹的文學作品,他的文字經常像攝影機的鏡頭,在畫面四處遊走,細膩地鋪陳整個場景,(甚至不放過牆角的一隻蟑螂)。建議避開哲學性的文章,以及過於洗鍊的如詩般的文字。

其實有一個更快的方式,就是「翻拍」--將拍過的電影重新詮釋一次。這是一種很安全的技法,因為已經有保證不會慘輸的基本盤面(觀眾對原電影的既有評價),所以只要編劇心中既有的生活與生命經驗有足夠的能量累積,就可以在相對自由而安全的情境下來鋪陳展現新的創意。但是要強調,一定要有創意,如果只是原作重拍,就算拍得再好,也只是沒創意的老二(老大永遠是原來的電影),例如西洋版的七夜怪談就是蠻「濫」的老二影片。

好的翻拍是一段充滿想像力的冒險歷程,只要變動原電影中某一、兩個元素,就可以得到相當有創意的結果。我們以下舉幾個例子:

一、用你的視野觀點看電影:以導演的角色,去觀賞那些看了就很想去修改重拍的片子,那些需要修改的地方,就是我們在原作中加入自己的觀點,使影片更真、更善、更美的契機了,而所謂的修改,就是創意。

二、角色個性的轉化:將原電影中的主要演員之一,賦予不同的個性,例如:猶豫變果斷、悲傷變樂觀、神話變現實、畏縮變勇敢、封閉變開放、男生變女生、大人變小孩……於是原有的劇情,就可能產生完全不同的鋪陳與結局了。

三、加入新的演員:在既有的平衡系統中,加入一個新的因子,要重新達到平衡,就必須有一連串的「氧化還原反應」,這樣不但是量變,也能成為質變。

四、改變攝影機的取景方式:例如原先影片都是以第三者旁觀的角度取景,現在則改從女主角的眼中來看世界,當然也就有完全不同的心境與視野了。或是原先以蒙太奇的手法剪接,我們則把它改成記錄片式的固定鏡頭,也就製造出不同的情境。又例如原先攝影機的角度都採取平視,現在則改成「烏龜或大鵬鳥看世界」,也會產生完全不同的視覺經驗。

五、重新配樂:你大約沒想過搖滾或爵士或古琴的卡農會是什麼樣子吧?用原來的劇本,套上不同的歌曲當配樂,整個情境一定完全改變,節奏也會跟著變化,讓人耳目一新。

六、改變場景:原電影在淡水拍,我們就改到中正紀念堂出外景;原電影用捷運車站,我們就去松山機場;原電影用教室,我們就用228公園的露天音樂廳;原電影在早上拍,我們就故意黃昏取景;原電影都在下雨,我們就到小油坑取霧景……這樣該有相當的變化了。

七、複合的運用:當然,如果將以上的幾種手法複合運用,那麼有時候一部影片變化之大,大到甚至觀眾只認得你這隻天鵝,根本弄不清原先是哪隻醜小鴨了。

細心的您,可以分析出上面的幾點,就是組成影片的各種元素,也可以看出原來寫腳本也可以套用一定的規範程序;而強調改變而不強調原創,就貼近創意思考的本質了。

各位編劇,還等什麼?馬上信手拈來、笑拈梅花一番吧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