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著

張藝謀1994年的作品,堪稱經典作品之一。透過主角富貴,敘述中國從抗日戰爭、國共內戰、人民公社、文化革命動亂時期,小老百姓如何面對一連串可能是荒謬、非理性的動亂歲月。當一切的功名利祿、愛恨情仇、道德制度都變得無所依循掌握,人要生存下去依靠的又還能是什麼?是怎樣單純的念頭,讓富貴忍過了所有的痛苦絕望,也把風風雨雨完全隔到外頭?這冬眠蟄伏的本事,是老子「虛其心、實其腹、弱其志、強其骨」的哲學實踐。透過福貴一人,導演突顯出這個深藏在億億萬萬中國人性格中的特質,闡述了「活著就有意義」、「活著本身就是一個價值」、「活著就有無限的可能」。然而反過來說,這種時代的悲劇,又何嘗不是中華民族特有的性格自己醞釀製造出來的呢?從歷史來看,如果沒有極度的動亂與絕望,又怎生出道家這般相應的智慧呢?歷史的演進不曾間斷,輪迴也不會停止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