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一 (A one and A two)

楊德昌2000的做最後遺作,片長三小時。閱讀楊德昌的這部作品,因為導演慣用少情感的冷調式處理,運鏡與畫面相對靜態,而且多中景與遠景,所以觀眾不會過度入戲。但是因為楊德昌處理的主題,屬於都會芸芸眾生的共相,而且有許多不易觀察的內心心理狀態,所以反而觀影時觀眾心中可能會不斷產生共鳴,我想這也是為何作品取名為一一的原因吧。"一" 在中國的思想中是個重要的字,"道生一,一生二......",也石濤有"一畫論",那似乎包含了從無到有,陰陽未判的統整狀態,也保含了所有一且統整的可能,因此作品取這個名字,本身就隱隱有"眾生相"的指涉與涵義了。不過,由於台北都會色彩濃厚,是否離開台北後的其他觀眾也能產生相對共鳴,就有待觀察了。
霜天曉角影評 : 楊德昌關於《一一》的訪談
尤俊弘在《建中青年》一百二十九期上寫的影評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